法甲

王国血脉第19章血族的真型上

2020-01-29 22:4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19章 血族的真型(上)

夕阳下,雪地的某处,漆黑呛人的烟幕弥漫四周。..

埃达一个跟斗翻过,在空气中连续翻滚,最终落在地上。

“喂,你也看到刚刚的爆炸了,双方的人都被炸散了!”

”更别说还有这样的烟雾!”看着漫天的浓浓黑雾,她不满地举起镌刻着漂亮花纹的精致弯刀,对着身后大喊道:

“能不能别这么烦人,我们各回各家好吗?”

一个身影猛地闪现,带动周围的烟雾。

极境的血族,赛门·科里昂从空气里浮现,脸上寒意丛生。

“好啊,”他深沉地道:“但在那之前,我们之中,得有一人先倒下。”

看似年轻的血族瞬间消失!

埃达烦闷地一跺脚,弯刀如流水般斩出。

刀锋与利爪相撞。

“叮!锵!叮!铿!当!”

一秒钟内,空气中闪过五道火花!

“你听不懂人话吗!”埃达怒道:“不就是在你头上翻了个跟头吗!”

秘密护卫优雅地旋身而出,像是踏着美轮美奂的舞步,闪开血族的攻势。

但风声呼啸,血族利用绝对的速度优势,赶上埃达梦幻般的身法。

“翻了个跟头?”

“你刚刚侮辱了一个血族侯爵的尊严。”赛门满是杀意的脸,出现在埃达前方的落点:“请你用血来洗清这份耻辱。”

埃达叹出一口气。

“原来又是个为了荣誉啊尊严啊什么的,噼里啪啦一大堆废话的偏执狂。”她捏了捏脖颈,活动了一下全身的关节,无奈地道:“好,以我的经验,得把你先干掉,才能走得了咯。”

赛门的双目放射出怒火:“啊,看来你很难理解这种执着,女人。”

“没有强者的尊严,也没有强者的骄傲,毋论强者的执着——你究竟是怎么成为一个极境的?”

“废话少说,”埃达在斗篷下吐出一口气,把弯刀朝着天空一抛,毫不在意地用另一只手接住:

“现出你的‘真型’,以血为生的小屁孩。”

埃达轻笑着道。

赛门脸色一变,忽略掉对方口中的“小屁孩”。

“你居然知道血族的‘真型’?”

看似年轻的血族伯爵冷冷地道:“看来,你以前也遇到过极境的血族。”

“哼,不准确,”埃达举起精致的弯刀,自信地弯起嘴角:

“详细说来的话。”

“我,宰掉过极境的血族。”

赛门瞳孔一缩。

埃达吹了个口哨,继续笑道:

“还是‘真型’状态。”

“两个。”

话音刚落。

赛门怒吼着,双爪瞬间暴出无数残影,封锁住埃达的每个方向!

“死!”

在肉眼也看不清的交手中,金属与利爪碰撞的轰然乱响!

随后汇聚成一声巨大的噪音。

“轰!”

伴随着刺眼的光芒闪现。

埃达一声闷哼,赛门则痛苦地怒号着。

两个身影在空中分开,落到地面。

“居然是受过落日女神祝祷的刀刃。”赛门面色生寒,看着自己的双爪,正在“咝咝”冒着白烟。

像是在灼烧。

他捏紧拳头,全身的血液汇集双手,旧皮脱落,新肉再生,迅速修复着伤势。

赛门随即抬起头,看向对面。

那里,埃达盖住头脸的斗篷,已经从中间脱落。

露出她的全貌。

赛门看清了她的样子,浑身一震!

他先是轻轻一愣,继而仰天大笑。

“我就说,短生种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高手。”

“原来你根本就不是人类啊。”

年轻的血族看着埃达。

看着她紧致的面庞,流畅的轮廓,银色的瞳孔,近乎亮白色的头发,以及一对微微摇摆的尖耳。

埃达冷冷地回望他。

赛门的双手重新化形,变成锋利堪比神兵利器的利爪。

“你既不是短生种,也非长生种。”

他露出狰狞的笑意,心里却忌惮非常:

“你是永生者。”

“精灵。”

————————

烟雾弥漫的丛林里,有个声音在呼唤着他。

那是他的老师。

“小心,怀亚……小心。”

“你的终结之力,并非在时间长河中历经前人考验的经典之力——它是近代的产物,其出现甚至不足百年。”

“在一次不幸的反叛事件后,终结之塔有了新的敌人。”

“传承者们认识到,要对抗这种敌人,就必须革新我们的力量,革新我们源自北地剑术,发扬自骑士传承,包容吸纳聂达、红土、远东各族的格斗术,最后大成于终结之战的——终结之力。”

“于是百年来,在数代传承者们不懈的钻研下,新种类的终结之力应运而生。”

“你所拥有的力量,便是这革新的产物……”

“比起冰川之融、洗剑之殇、群星之耀、天马乐章,这些流传千年,大名鼎鼎的终结之力,它还远未完善——它会给拥有者带来什么,也未尽知。”

“但正如四百年前,远东那位‘剑中圣者’尤聂若所言:纵使有一万种变化,也离不开剑的本源……”

“你的力量,也是一样。”

怀亚·卡索,猛地睁眼!

他本能地从雪地上挣起。

额头流血的他,看着漫天的烟雾,不辨东西的树丛,使劲晃了晃眩晕的脑袋。

他的不远处,雪地上爬起一个身影,迅捷地向他扑来!

怀亚下意识摸向身侧的单面直刃剑,回身就是一剑,硬生生地格开一只利爪!

“铛!”剑爪相交,火花四溅。

巨大的冲击下,怀亚咬着牙后退好几步,用尽全力把握住平衡。

“作为短生种,你很强。”

对面那个衣甲破损的男性血族咧嘴一笑,左手也开始变形成利爪:“但我们可不是西陆的孬种血族。”

话音刚落,他就消失在视线中。

怀亚瞳孔一缩,回想起普提莱的提醒,强忍着拔腿闪避的冲动,预判着对方的下一次攻击。

我要预判对手的身位,从哪里攻击更为致命难挡?

如果他真的从这个位置攻来,我要如何应对?

血族的利爪从他的咽喉左侧出现。

感觉到了!

早有准备的怀亚想也不想,直刃剑以完美的角度挥出。

斩上血族的一双手臂。

成功了!

但就在怀亚心情一畅的瞬间,只感觉自己的左肩到左胸,狠狠一凉。

“嗤!”

怀亚难以置信地倒退三步,剧痛从左侧的身体传来!

不可能。

怀亚咬着牙,看着自己左肩到左肋的大量鲜血,以及深可见骨的抓伤。

我明明斩中了他的手臂!

怀亚一阵眩晕,摇晃着后退一步,左手扶住一棵桦树,但牵动了左侧伤口,疼得他冷汗直冒。

“不错的应对,但你身边那个短生种不是教过你吗,”血族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他身前,舔食着右爪上的鲜血淋漓,轻笑道:“超阶以上的血族,都有各自特殊的能力。”

“怎么……你没准备好吗?”

特殊的能力?怀亚看着对方完好的双臂,叹出一口气:该死的吸血鬼。

所以能无视我的斩击吗?

“你想知道我的能力吗?”血族看着喘息着的怀亚,自信地翘起嘴角。

怀亚皱起眉头。

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

“那我就告诉……哈哈哈哈……”

血族话说完一半,突然愉悦地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告诉你啊!”

“你以为我是骑士中的反派么?废话一堆,还为你解释我的战斗……”

但“战斗”两字还未说完,血族的利爪就再次到了眼前!

该死!

他说这么多话,是为了引开我的注意!

“嗤——拉!”

怀亚怒吼着一剑挥出,但因为启动慢了,又被血族从背后撕开一条巨大的伤口!

怀亚急喘着,他这一剑向着血族的头而去,却只斩到了空气。

他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能无视我的剑击!

“最后一击,”血族再次显出身形,冷冷地道:“下一次,就是最后一击。”

感受着身上的剧痛,怀亚吃力地闭上眼睛。

——————

“你不回去看看吗?”

克里斯扯落身上的一片破败衣物,露出与死人般枯瘦的样貌,完全不符的虬结肌肉,看着漫天的烟雾,冷冷地对着眼前的海斯塔道。

“不必了,以烟雾和声光为主的炼金球,”海斯塔解下在刚刚的战斗中碎裂的左肩甲胄,全神贯注地回应道:

“想也知道,是你的主人又在玩什么鬼把戏。”

“但我对陛下很有信心。”

“相比之下,我更担心你,老朋友。”海斯塔向前一步,看着克里斯。

“不胜荣幸。”克里斯也毫不示弱地前进一步。

两人面对面地站着。

几秒钟后。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对敌吗?”海斯塔感慨道。

“当然,怎么可能忘记。”克里斯冷冷回答。

“是啊,那个时候,你还是最终帝国的一个军团副将,克里斯塔穆尔·林卡。”海斯塔深吸一口气:“而我,是基瑟里部落的小小酋长,海斯塔·丘拉。”

“你站在那一边,而我站在这一侧,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向着彼此,罔顾生死,绝命冲锋。”

“真是让人怀念啊。”海斯塔感慨道。

“怀念?”

克里斯摇头,冷哼一声:

“恕难苟同。”

“那些噩梦般的岁月……改变了所有人,包括你我,包括陛下。”

海斯塔知道,克里斯所说的“陛下”,不是科特琳娜,也不是瑟琳娜。

是那个夜翼之下,巨大而恐怖的黑影。

他抬起头,两人眼神对撞。

“但那些岁月,终究是有意义的。”海斯塔叹出一口气:

“那些……终结之战里的岁月。”

下一刻,两人同时张开狰狞的獠牙大口,怒吼出声!

血肉在膨胀中变色,变形,以及——变质!

巨大的蝠翼,带着尖利的骨刺,从背部破皮而出。

猛地展开!

身上的皮肤,块块脱落,皮下的肌肉化出坚硬的皮质,变得深沉漆黑。

两人迅速地变形——不,是“生长”起来。

耳廓高耸。

口鼻狰狞。

瞳目赤红。

獠牙可怖。

骨节成刺。

指爪锋利。

两个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极境血族,化身传说中的恐怖怪物,蝠翼大展,嘶吼着扑向彼此。)

:..///36/36577/

宁安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山东医专附属医院怎么样
吉林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天津妇科治疗费用
南京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