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猪圈隔栏遭强拆猪群汏乱漳州养殖户芣解强拆编制

2020-11-19 10:2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猪圈隔栏遭强拆 猪群大乱

该养殖户不解,已签关闭协议为何强拆;镇领导回应,养殖户未做任何整改,强拆是按九龙江整治的规定办

戴先生家的猪圈,围栏都被敲掉了

闽南7月7日讯 400多头猪,受惊吓后不吃不喝还相互乱咬。这事,让芗城区天宝镇洪坑村林前自然村的村民戴先生很忧愁。7月5日上午,几十名镇上工作人员强迫撤除了他家猪圈的隔栏,把猪吓坏了。

戴先生质疑,父亲7月1日刚刚签订了关闭猪圈协议,为何没得到通知就遭强拆?

天宝镇镇长沈晓辉回应,关闭生猪养殖,是九龙江污水整治的重要项目,已宣扬3个多月,并且协议也要求在6月30日前关闭,但戴先生家没有做出任何整改措施。此次强拆,完全是按规定办事。

村民:

已签好关闭协议 为何突然强拆?

昨天下午,海都来到戴先生家的猪圈。只见隔栏已被毁,猪圈口躺着两头死猪,还有几头猪浑身伤痕,焦躁地到处乱拱。

戴先生称,镇政府工作人员没通知他就做了撤除,然后猪就全乱套了,他当天连夜叫人围了一些铁丝,才避免猪跑出去。但受了惊吓的猪不吃不喝。眼见猪没个落脚处,戴先生开始寻觅买家,但猪贩趁机拉低价格,“依照市场价,最近每而位于高速公路口的东贸国际斤收购价要6块多,昨天卖了100多头,每斤4块8或5块就卖了。”

海都看到了戴先生的父亲在村委员那儿签的《芗城区生猪养殖综合治理养殖场关闭验收表》,上面说,“同意在6月30日前按要求关闭养殖场,并保证今后不再养殖,如有违背,愿意接受政府以骗取国家赔偿金行动追回补偿款,以及采取强制关闭或拆除措施”。

戴先生说,就遇上了这份协议是其父亲7月1日签的,虽然时间过了,但老父亲那天问了村委员,确定还能签。

村委员戴阿浪证实了这1说法,他说,当天下午,他还跟负责的包村干部曾先生交代,戴先生愿配合关闭,但由于猪多,需要时间处理。

包村干部曾先生表示,村书记、村主任、其他村委曾屡次通知戴先生关闭猪圈。至于7月5日的强拆,他其实不清楚,得问镇里的领导。

镇长:

该养殖户没做整改 符合强拆隔栏规定

天宝镇镇长沈晓辉说,生猪养殖,一直是9龙江污水的最大污染源。3个月前,市、区两级政府领导要求全面综合治理生猪养殖,关闭养殖场。

而戴先生的猪圈因在几条排污渠的500米范围内,是第一步整治对象,要求7月1日前完成整治。6月30日之前,以劝导为主,村里通过广播宣扬、入户做工作等让养殖户知道这一措施。目前天宝镇3700多户生猪养殖户,99%已签订协议,50多万平方米猪圈,已有接近40万平方米去功能化(拆除猪圈隔栏和喂槽)。

7月1日后,先后对全镇16个养殖户进行部份隔栏强拆。主要针对3种情况,一是猪没有减少,反而又买小猪的;2是一点也不关闭、不去功能化的;三是不签订协议的。沈晓辉说,关闭猪圈,并非要撤除猪圈,猪圈仍可用于其他的生产用房。由于生猪养殖一直是天宝镇很多村民的收入来源,接下来镇里也将逐渐进行其他产业的引导和支持。

沈晓辉说,戴先生家近3000平方米猪圈,完全没做任何整改,并且这些猪圈是在2009年相关政策出台后,抢建的“两背”猪圈。强制拆除部分隔栏,也是为了让戴先生自己做出整改。如果戴先生能在7月15日前关闭猪圈,还能拿到每平方米25元的赔偿。否则,就要用违章建筑的处理办法,全部革除猪圈。至于戴先生提出的赔偿强拆所带来损失的要求,沈晓辉回应,这完全是根据市、区两级政府的相关规定办事,没法赔偿。 (海都 郑娟娟 杨清竹 文/图)

紧急避孕的药物
TX振东
神经性皮炎会导致细胞增生吗
TX营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