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雪小禅推出转型新作《刺青》“毕业”

2020-03-27 13:35: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所谓 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之后继之雨水。且东西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 在雨水时节,不想,却下了一夜的雪。
这已不该是下雪的季节。已过近半,应是枯木抽丝,鸟语花香的日子。然而,这一季的雪,又带我回到了冬日的冷冽。
一夜的北风簌簌,白雪茫茫。我幻想不是在屋里,而是在高高的山岗处,静看这一盛世的狂欢。夹杂着呼啸,银沫玉屑。壮阔地飞天于整座高原。万径人踪灭,独看飞雪,又是怎样一种情境。
早晨懒起,呵!好大一场!再看时,整个屋檐下的台子上都铺满了疾风送过来的乱雪。于是赶忙跳至院子,雪竟埋没了短靴,看似有十几公分厚。松松软软,白的刺眼。看来是飘了整整一夜。冬日里也过如此厚的雪呢!门外远望,可谓 山外更是一山白 。黄土穿上了白色的圣衣,整个山村也晶亮了起来。
我素来爱雪,这白色的给了我更多的欣喜。四周的枯枝也挂上了晶莹的雪片,斑离着每一处苍白。枯槁的冰草也被雪覆上了衣裳,只留得半个身子探在外面。此刻,眼前是一座精致的画堂,沐雪笔墨勾勒的是风雪飞坠。一离一离地微微坠落。既然春色不到,何不来一场冬日的盛宴!
想起梁一首诗,微风摇庭树。萦空如雾转,凝阶似花积。不见杨柳春,徒见桂枝白。零泪无人道,相思空何益。一季苍白,苍白的是一段。一首素年,道不尽世间冷暖。这雪季,思刻在每一寸古庄的土地,是否也倾听着土坯的记忆。脚底渗透着雪花的微冷,雪,这位水做的姑娘,几千年,润泽着这贫瘠的地方。纵然是枯杨干柳,姑娘这曲相思,一吟便是整个世间。她在等待一场冰山马蹄,一场雪屋夜棋,如使有人懂你,便是一季春暖。
此刻,沉浸在阴霾的下,细碎的雪花纷纷扰扰的继续散落。瑟瑟的风撩起了刹那的微冷,一簇簇的蓬篙抖落着身上的白雪,寒风拂过乱发,遮住了双眼。这银白色的季节,冰凉的洒落。想起冬日跑校的日子,无畏风花雪月。在凛风中,也似飘飞的雪,瑟缩着身子,咯吱在乡间小路。蓦然,光阴晃过。此刻,或许可以撑一把小伞,邂逅在这幅美丽的画堂里。
长大于这季雪里,依然独自一人。我们都是独行的人,在的多少个冷冽的日子里,无暇顾及这途中的雪,她美妙的舞姿。然后整理行囊,再次奔赴远方。这是故乡的雪,沾着每一处细胞,纵然有千般不舍,这寂寞的行程,也需要我们去勇敢。
想到此时,想到父母,想到了古村的土地。一季瑞雪,一载丰年。远远近近延绵的纯白,给了我难得的喜悦。不久,地里会有绿绿的麦苗迎着春风起航。乡亲的脸上会有会心的笑容。秋后,会有金黄的麦浪。遥远的质朴憨笑盖过山岗。我该感谢这送雪的姑娘。
摊开双手,想接住这冷冷的雪花。却滑于指尖,筱然不见。留下了一缕惆怅。不日又将离乡,踏上出塞的旅程。这乡村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此刻含情脉脉。这画堂,画尽了雪里百态,刻尽了乡间如画。雪,看似冰冷的吉祥姑娘,舞一段轻柔,道一季温暖,心如止水。落满群山,掩尽繁华。既然无法拥有一季烟雨,那么就许群山一世苍雪,驻足,离别。
愿我多年之后,会记得这一季飞雪。独伫寒花梦里,许了一个如雪般洁白的梦幻。静立旧年,看飞雪群山,几多情愫,淡使悠然。  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物治疗
月经期延长吃什么好
什么药物治疗过敏性鼻炎起效快
活络风湿骨痛外用药哪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