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七彩花 第050章粗心大意说白字 妖魔上身却不知

2019-10-20 16:3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彩花 第050章粗心大意说白字 妖魔上身却不知

林钢为让大家乐,又让少爷有面子。林钢便在水里洋相百出的,一会在水里拼命挣扎,一会沉入水里,一会又飘出水面来,弄得筋疲力尽,费劲地摸到了一条大鲤鱼,这才上岸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林钢乐呵呵抱着大鲤鱼,道:“少爷今日有鱼吃了,只是少了美酒实在可惜。”敬池见林钢表演不错,道:“你这些年没白看戏,倒是学了不少,就凭你今天的表现,我赏你二两银子拿去买酒喝。”林钢忙谢过敬池,道:“少爷那我先回去换衣裳了,这衣裳湿漉漉的也怪别扭的。”杨敬池diǎndiǎn头。林钢便和大家告辞,回屋去了。大家见林钢回去了。便来至荷花池旁的亭子里坐下来。丫鬟们忙去端茶果来,放在桌子上。

杨湘怡笑道:“哥哥你不是説,谁答的不对,就让别人説趣事吗?若大家都答对了那可就哥哥给大家説趣事了。”杨敬池见湘怡兴趣不减,又见大家听得开心,若不説反倒不好了,扫了大家的兴。一边想,一边喝茶,道:“那我就给大家説个白字的事儿罢。这日,谈香和施雯二位姑娘在屋内喝茶闲聊十分开心。这谈香喜文,而施雯偏偏喜武。施雯便谈那《三国演义》中的《关羽温酒斩华雄》。施雯道:‘那董卓的大降(将)华雄连逼(劈)三人,杀得孙坚丢盔弃甲,各路诸侯束手无集(策),鄙夷(卑微)的马弓手关羽要求出战,引起众人议论纷纷,曹操力排众议,替关羽针灸(斟酒)。关羽终于出帐除(斩)了华雄。关羽回帐后‘其酒尚温’。’説到这。一旁的谈香噗嗤一笑道:‘他们啊!还不如你呢,你説了那些白字才算真了不起呢!’”説到这。大家噗嗤一笑。水玉蝶道:“以后看书得仔细些,説错了话儿,岂不是让人取笑了去,日后如何见得了人呢?”大家听了忙diǎndiǎn头。

杨湘怡心下想来:“前些日子,我就给哥哥説的这个《三国演义》呢,谁知哥哥今日就説了这事,还好没明説,要不然我将无地自容了。”想到这。便不由得脸红起来。湘怡道:“哥哥咱们该去吃饭了。”説着,敬池见湘怡这般情景,便不再提此事。敬池便道:“今日大家难得一聚,不早了,咱们一起去吃饭罢。”大家diǎndiǎn头,便跟着敬池去吃饭了。

饭毕。杨敬池见大家回去了。敬池便道:“湘怡你知我为何説这个《三国演义》吗?”湘怡红着脸道:“不晓得。”敬池道:“我是你哥哥,只是想让你日后切不可粗心大意,你给哥哥説了这些‘白字’没甚么关系,万一让别人听了去,岂不是闹笑话呢?你若能明白我的这番苦心就好了。今日我把你的事儿放在别人身上去説来,你听了是不是感觉很可笑呢?”湘怡开始有些怨哥哥不解风情当众人説她呢,心里十分委屈,感觉没面子极了。可听了哥哥的这番话语,这才明白哥哥的这番苦心是想让她改掉粗心的毛病,便明白其意,欣然接受了。湘怡忙道:“哥哥你对我可真好呢,我我以后不会了。”敬池含笑diǎndiǎn头便回去读书了。杨湘怡回屋休息去了。且説,莫紫妍和姊妹们被选进宫。皇上因宠爱莫紫妍,特在离宫不远处建了一座幽静而华丽的雍宫,竣工急速,不久便建成了。

别墅环境优雅莫紫妍与姊妹们入宫后,感觉心旷神怡,便十分满意。皇上朝欢暮乐,尤其是夜间里莫紫妍把皇上弄得神魂颠倒,其乐无穷,皇上认为这才是最佳的欢乐。因而对莫紫妍更加宠爱。

几月后的一天晌午,皇上多日没见闵月澄有些想念,便来至闵月澄的寝宫。见闵月澄正在沐浴,皇上便细细看来,见她朱唇粉面,香肌玉体,微微半露出水面来。充满着神秘而倾诱的下气怡色,风韵之极。皇上不由得来至闵月澄身边,皇上抱着闵月澄来至玉床上。

周围悬挂着橙粉色的纱帐,帐dǐng上面装饰着四颗夜明珠,照得如白昼一般。

床上的风情闵月澄懂得,也总结些经验。闵月澄不曾想皇上会来,便受宠若惊,紧紧地扣住皇上的心弦。闵月澄自进宫以来,因皇上宠爱莫紫妍,感觉十分寂寞,只有每日沐浴才有一丝温情。皇上感觉新鲜有趣而刺激被闵月澄吸引住了。皇上玩的十分尽兴岂愿离去?一直到天亮这才罢休。

皇上宠爱闵月澄,莫紫妍感觉无聊之极。莫紫妍一人坐院内的亭子里喝茶来。心想来:“皇上对我已分情破爱了,而这爱屋及乌来无影去无踪的,看不见也摸不着,你没想到时,它飘然而来,若想留下它却又无情无义的飘零而去了,让人真是无奈的很。”想到这。又为自己芳华虚度而感叹着。

忽有人道:“莫紫妍你为何伤感?”莫紫妍一面试泪,一面抬头,见是位姑娘,约莫十五岁,眉目如画,身材窈窕,体态轻盈的女子。

莫紫妍叹道:“你是何人?”姑娘笑道:“紫妍若不是我你怎会有今日,享受这等荣华富贵?”莫紫妍恍然大悟,便明白过来,道:“我説我怎会这般,原来因你做怪。”姑娘笑道:“不错,自你炼仙丹,泄露天机,我却有缘与你相遇,合为一体的。如今皇上这般宠爱你,可见是多少女子想要而得不到的美事,怎不谢我反怪我呢?”莫紫妍恼怒地道:“皇上已移情别恋了,有这些倒不如没遇见的好。”姑娘冷笑道:“宫中美女如云,皇上移情别恋也是常有的事。”莫紫妍叹道:“如今这样又能怎样?姑娘你唤甚么名字?”姑娘笑道:“我名唤崔罂粟,我乃是五道山上生长的白色罂粟花。”説到这。崔罂粟便坐下来,只见玉壶茶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崔罂粟陶醉在茶香之中,一边倒茶,一边吃diǎn心。

一旁的莫紫妍唬了一跳,心下想来:“这罂粟花乃万毒之物,我怎与她结缘了,只怪自己泄露天机,可知现在进退两难,这该如何是好?”想到这。便忙道:“崔罂粟你乃万恶之物,我乃凡人,你我不是同一类型的

,从今日起你别缠着我就是了。”崔罂粟冷笑道:“紫妍你太傻了,皇上虽好可也不属于你个人的,不如这样咱们联合起来把皇帝除了,你喜欢怎样的男人会没有吗?只要你听我的,保你享受荣华,还可得天下的美男,紫妍你可想明白了。”莫紫妍忙道:“崔罂粟劝你少做恶,若被爷爷晓得非捉了你去不可。”崔罂粟笑道:“瞧瞧你现在这可怜的样子罢!我好心同情你,你还敢拿爷爷来吓唬我,不过你也见不到你爷爷的。如今皇上这般对你,你反护着那皇上,那皇上可心里有你?”莫紫妍怒道:“你给我消失。”崔罂粟气势汹汹地道:“愿不愿意由不得你做主,这里我説了算。”莫紫妍怒道:“你想怎样?”崔罂粟怒道:“紫妍你依也好不依也罢,我自有法子让你乖乖地听我的话儿。”莫紫妍气得浑身发抖,又知自己无法力,根本对付不了崔罂粟。只有七彩花能降妖,可又不在这里。看来今日是完了,但她不会屈服于妖孽的。

这时,忽来了六位女子,走了过来道:“大王让我们来有何事?”崔罂粟笑道:“你们虽是罂粟花却比我美,可你们在美也比不上莫紫妍的姊妹们美。”粉衣女子道:“大王哪里的话儿,你乃是天上之物,你的容貌只是一时的,等回到天上容貌依旧貌美如花的,我们岂能与大王相媲美呢?”崔罂粟道:“看看你的这张巧嘴,説的我开心,那皇上去哪了?”粉衣女子道:“皇上还不是天天陪着那闵月澄,闵月澄美艳动人,皇上岂有不心动的?让我好生羡慕呢。”崔罂粟忙道:“这些年你们这六姊妹好生照顾我,让我与罂粟花合二为一,才拥有这样的身材,我的脸上虽説有疤痕,可你们给我用粉遮盖倒也看不出来了,虽説你们寻找了不少偏方也没起到效果,但你们这番苦心我都记着呢。你既然喜欢闵月澄那我可用法力让你上她的身可好?”粉衣女子道:“大王好是好可我一人享受倒没趣了,若姊妹们也能这般倒好了。”崔罂粟笑道:“这有何难?等会咱们就办这事儿。”女子们听了都眉开眼笑的都道:“多谢大王。”莫紫妍怒道:“崔罂粟你害我也就罢了,怎又去害我姊妹。”説着,便要与崔罂粟拼命。谁知莫紫妍刚要出招,已被六位女子绑起来了。

粉衣女子怒道:“莫紫妍,你敢对大王不敬,我将你一顿毒打才是。”説着,拿起鞭子就打。一旁的红衣女子忙道:“姐姐快快住手,这莫紫妍细皮嫩肉的,若打坏了大王漂亮的肉身,大王岂不恼火?”粉衣女子忙道:“妹妹説的是理,我暂时饶了你莫紫妍。”説着,忙收了鞭子。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网站

去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路线

到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如何

宝宝晚上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
孩子不吃饭怎么办
宝宝挑食怎么办
孩子便秘拉不出来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