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无上鼎炉第三百五十八章神凤妖魂

2020-01-30 04:02: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鼎炉 第三百五十八章 神凤妖魂

墨尘却犹如没听到碧遥的话般,眼眉睁开后就是急切的将柔软的娇躯扶在身前,漆墨的眼眸落在那深陷的乳白之中,鼻尖微微一动,一缕清新如兰花碎瓣的女子体香,挟杂着甜腻丝滑的奶香气息轻飘飘的流入口鼻之中,让墨尘精神一震,心中大呼口干舌燥,直恨不得自己先喝个饱。品书

碧遥却是被墨尘説出来的话弄得不知所措,还以为墨尘又要做那事情,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可一向矜持含羞的碧遥,又怎么抗拒得了墨尘如此直白的要求,俏美的精置脸颊微微一红,娇心虽然因为四周的空旷环境羞涩不已,但仅然还是乖巧的微垂着秀额,扭捏的嗔羞道“这里是山dǐng,墨郎你如果要的话可得快diǎn,要不然有人路过可就不好了”

“啊……!”墨尘嘴角僵硬的张了张,才是意识到碧遥误会自己的话了,顿时背脊微凉的瞥了一眼四周空寂高耸的群山,清风胡乱的吹在脸上,不远处九尾天凤慵懒的修饰着羽毛,凤目懒得连动都不想动,应该是没发现自己的失态。

对于碧遥,墨尘自然是不可能让她委屈的在这荒野森林发生关系的,无奈的轻轻挑起碧遥那细腻柔滑的下额,瞧着那秋水眼眸中泌渗的春柔之色,墨尘生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发生什么,赶紧将手伸到怀里,将那不安窜动的xiǎo生命扲出,尴尬的啧啧嘴出声道“遥儿你别急,现在饿的不是我,而是这个xiǎo家伙”

虽然墨尘很想先跟碧遥解释清楚这已经彻底固定在人形,嗷嗷叫哺的婴儿具体是什么东西,但这xiǎo不diǎn自从暴露在空气中,就试图拼命的往碧遥身体上挤,让墨尘觉得还是让他先吃饱相对稳妥,要不然那稚嬾的嗷叫让他深深的背负着罪恶感。

“奶奶奶……!”

“这是?”柳眉蹙起吃惊的弧度,碧遥不可思意的盯着墨尘如同变戏法般拎出的婴儿,如忴她化武巅峰强者的脑代,也根本没办法想明白墨尘的怀里怎么莫名其妙的多出个婴儿。

只是她短暂的呆滞很快就被那粉雕玉琢xiǎo婴儿给吸引住了,不待墨尘再作出解释,碧遥秋水盈盈的细眸就是被xiǎo婴儿粉嬾红晕的xiǎo皮扶给吸得移不开美目,瞧那稚嫩的与刚出生孩童毫无二至的皮肤,加上萌萌宝蓝色的含泪大眼,面对粉嬾的xiǎo肉手要往自己身上靠,碧遥越看心底的母爱就越是泛滥,终于是被这声声纯净的嗷叫中忘记了所有的顾虑,媚眼弯起甜甜笑意,已经欣喜的将婴儿抱在怀里。

“好可爱的xiǎo婴儿,看样子刚出生没几天呢,呵呵,她居然咬我的手指头”碧遥上心翼翼的将蓝目xiǎo婴儿抱在怀里,而原本在墨尘手上哭闹不断的神秘婴儿到了碧遥的软怀之后,竟是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看她那xiǎo脸满足的含着指头,宝晓色眼珠中那丝满足,仿佛忘记了刚刚还哭喊着要喝奶一般。

“我靠!”看到这显然是偏心的神秘婴儿,墨尘忍不住在心中暴了句粗口,弄不明白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她怎么就哭天喊地的要喝奶,现在真正到了有奶的地方,却只含了根手指就这么满足。

疼爱的用xiǎo手轻剔着婴儿的肉脸,碧遥似乎才是从那母爱的暴发中清醒了过来,秋水眼眸浮现浓浓的好奇之色,旋即盯着墨尘的衣怀问道“对了墨郎,这婴儿是从哪来的,怎么会从你怀里……!”

只是话刚説到一半,她自己就愣住了,虽然没有生过孩子,可从怀里婴儿xiǎoxiǎo的身体以及那稚嬾的肤色,她仍然是能够看出这个xiǎo生命出生的时候肯定不长,甚至还有可能是这一两天之内,可是这段时间她一直跟在墨尘身连,可以説两人所有的活动基本都在九尾天凤上,但是这突然冒出的xiǎo婴儿,又是怎么回事呢?

对于碧遥的好奇,墨尘只是无力的摆了摆手,疲惫的托着腮帮子道“别提了,这xiǎo东西是我要突破成武四星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的气海里面,可是吧我吓得不轻,你别看他xiǎo但却拥有阻止我修为突破的能力,而且刚出现的的时候形体还不是太稳定,我猜测应该是一个没有意识的灵魂体……”

一五一十的将神秘婴儿的出现过程告诉碧遥,墨尘斜瞥着那张俏美脸颊上缓缓浮现的诧异,那双秋水眼眸再盯着怀中的婴儿时,分明是闪过了一丝隐晦的情绪,墨尘嘴角微微抽搐,凑上脸少有的对碧遥认真问道“遥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记住,可不要瞒我喀”

碧遥一愣,美眸眨眨的仿佛刚从遥远的回忆中清醒过来,秋水眼波闪过莫名的苍桑,竟是微有正色的道“墨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东西很有可能就是神凤谷中那件最珍贵的宝物,神凤妖魂!”

“神凤妖魂!这是什么东西”听着这极尽陌生的词汇,墨尘能够感受到这几个字所表达的内容应该非常不简单,只是他搜遍脑海都没有任何的印像,不由眉头一皱急忙问道。

“简单説来,神凤妖魂就是远古天凤一族所供养的神灵,一种极为神秘并且异常强大的灵魂力量,可以这么説,远古天凤一族之所以能够成为炼气大陆少有的神兽之一,其中最大的功劳就是这神风妖魂”碧遥轻轻将怀里的xiǎo不diǎn托在手心,微有诧异的瞧着她似乎含着指头睡着上的样子,焉然一笑道“墨郎,你知道为什么远古天凤一族已经灭绝无数年,却仍然还有一只能够凭借涅盘存活下来吗?”

“为什么……?”墨尘细眉一皱,忽然感觉今日碧遥説话方式有些不同,只是又抓不住那丝异样。

“那就是因为它吞服了远古天凤一族的圣物,就是这神凤妖殿,一种天生地长的灵魂力量,几乎是不死的传説,也是我此行神凤本来要找的东西,只是我苦寻了好些时间都没有任何的踪迹,却没想到它竟认你为主,墨郎,这可是你天大的造化!”

(情节上宝第有很大的改动,明天会把今天欠的写补上,谢谢。

墨尘却犹如没听到碧遥的话般,眼眉睁开后就是急切的将柔软的娇躯扶在身前,漆墨的眼眸落在那深陷的乳白之中,鼻尖微微一动,一缕清新如兰花碎瓣的女子体香,挟杂着甜腻丝滑的奶香气息轻飘飘的流入口鼻之中,让墨尘精神一震,心中大呼口干舌燥,直恨不得自己先喝个饱。

碧遥却是被墨尘説出来的话弄得不知所措,还以为墨尘又要做那事情,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可一向矜持含羞的碧遥,又怎么抗拒得了墨尘如此直白的要求,俏美的精置脸颊微微一红,娇心虽然因为四周的空旷环境羞涩不已,但仅然还是乖巧的微垂着秀额,扭捏的嗔羞道“这里是山dǐng,墨郎你如果要的话可得快diǎn,要不然有人路过可就不好了”

“啊……!”墨尘嘴角僵硬的张了张,才是意识到碧遥误会自己的话了,顿时背脊微凉的瞥了一眼四周空寂高耸的群山,清风胡乱的吹在脸上,不远处九尾天凤慵懒的修饰着羽毛,凤目懒得连动都不想动,应该是没发现自己的失态。

对于碧遥,墨尘自然是不可能让她委屈的在这荒野森林发生关系的,无奈的轻轻挑起碧遥那细腻柔滑的下额,瞧着那秋水眼眸中泌渗的春柔之色,墨尘生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发生什么,赶紧将手伸到怀里,将那不安窜动的xiǎo生命扲出,尴尬的啧啧嘴出声道“遥儿你别急,现在饿的不是我,而是这个xiǎo家伙”

虽然墨尘很想先跟碧遥解释清楚这已经彻底固定在人形,嗷嗷叫哺的婴儿具体是什么东西,但这xiǎo不diǎn自从暴露在空气中,就试图拼命的往碧遥身体上挤,让墨尘觉得还是让他先吃饱相对稳妥,要不然那稚嬾的嗷叫让他深深的背负着罪恶感。

“奶奶奶……!”

“这是?”柳眉蹙起吃惊的弧度,碧遥不可思意的盯着墨尘如同变戏法般拎出的婴儿,如忴她化武巅峰强者的脑代,也根本没办法想明白墨尘的怀里怎么莫名其妙的多出个婴儿。

只是她短暂的呆滞很快就被那粉雕玉琢xiǎo婴儿给吸引住了,不待墨尘再作出解释,碧遥秋水盈盈的细眸就是被xiǎo婴儿粉嬾红晕的xiǎo皮扶给吸得移不开美目,瞧那稚嫩的与刚出生孩童毫无二至的皮肤,加上萌萌宝蓝色的含泪大眼,面对粉嬾的xiǎo肉手要往自己身上靠,碧遥越看心底的母爱就越是泛滥,终于是被这声声纯净的嗷叫中忘记了所有的顾虑,媚眼弯起甜甜笑意,已经欣喜的将婴儿抱在怀里。

“好可爱的xiǎo婴儿,看样子刚出生没几天呢,呵呵,她居然咬我的手指头”碧遥上心翼翼的将蓝目xiǎo婴儿抱在怀里,而原本在墨尘手上哭闹不断的神秘婴儿到了碧遥的软怀之后,竟是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看她那xiǎo脸满足的含着指头,宝晓色眼珠中那丝满足,仿佛忘记了刚刚还哭喊着要喝奶一般。

“我靠!”看到这显然是偏心的神秘婴儿,墨尘忍不住在心中暴了句粗口,弄不明白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她怎么就哭天喊地的要喝奶,现在真正到了有奶的地方,却只含了根手指就这么满足。

疼爱的用xiǎo手轻剔着婴儿的肉脸,碧遥似乎才是从那母爱的暴发中清醒了过来,秋水眼眸浮现浓浓的好奇之色,旋即盯着墨尘的衣怀问道“对了墨郎,这婴儿是从哪来的,怎么会从你怀里……!”

只是话刚説到一半,她自己就愣住了,虽然没有生过孩子,可从怀里婴儿xiǎoxiǎo的身体以及那稚嬾的肤色,她仍然是能够看出这个xiǎo生命出生的时候肯定不长,甚至还有可能是这一两天之内,可是这段时间她一直跟在墨尘身连,可以説两人所有的活动基本都在九尾天凤上,但是这突然冒出的xiǎo婴儿,又是怎么回事呢?

对于碧遥的好奇,墨尘只是无力的摆了摆手,疲惫的托着腮帮子道“别提了,这xiǎo东西是我要突破成武四星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的气海里面,可是吧我吓得不轻,你别看他xiǎo但却拥有阻止我修为突破的能力,而且刚出现的的时候形体还不是太稳定,我猜测应该是一个没有意识的灵魂体……”

一五一十的将神秘婴儿的出现过程告诉碧遥,墨尘斜瞥着那张俏美脸颊上缓缓浮现的诧异,那双秋水眼眸再盯着怀中的婴儿时,分明是闪过了一丝隐晦的情绪,墨尘嘴角微微抽搐,凑上脸少有的对碧遥认真问道“遥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记住,可不要瞒我喀”

碧遥一愣,美眸眨眨的仿佛刚从遥远的回忆中清醒过来,秋水眼波闪过莫名的苍桑,竟是微有正色的道“墨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东西很有可能就是神凤谷中那件最珍贵的宝物,神凤妖魂!”

“神凤妖魂!这是什么东西”听着这极尽陌生的词汇,墨尘能够感受到这几个字所表达的内容应该非常不简单,只是他搜遍脑海都没有任何的印像,不由眉头一皱急忙问道。

“简单説来,神凤妖魂就是远古天凤一族所供养的神灵,一种极为神秘并且异常强大的灵魂力量,可以这么説,远古天凤一族之所以能够成为炼气大陆少有的神兽之一,其中最大的功劳就是这神风妖魂”碧遥轻轻将怀里的xiǎo不diǎn托在手心,微有诧异的瞧着她似乎含着指头睡着上的样子,焉然一笑道“墨郎,你知道为什么远古天凤一族已经灭绝无数年,却仍然还有一只能够凭借涅盘存活下来吗?”

“为什么……?”墨尘细眉一皱,忽然感觉今日碧遥説话方式有些不同,只是又抓不住那丝异样。

“那就是因为它吞服了远古天凤一族的圣物,就是这神凤妖殿,一种天生地长的灵魂力量,几乎是不死的传説,也是我此行神凤本来要找的东西,只是我苦寻了好些时间都没有任何的踪迹,却没想到它竟认你为主,墨郎,这可是你天大的造化!”展搜中文

黑龙江盛京医院怎样
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疗银屑病医院路线
泉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济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