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亡灵阶梯第900章超人跳跃

2020-01-29 11:19: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亡灵阶梯 第900章 超人跳跃

一路上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大家都开始说起了以前所做的梦。所有的梦都有其类似,有些是现实的写照,有些则拥有提示作用,还有些是内心的焦虑和担忧。

终于走到了这条街的尽头,就看到一个极深极宽的断层拦在了跟前。

大家站在边缘,遥遥看着对面。戈登手都挡在眼睛上遥望了。

“至少有一公里的宽度吧?”雷格尔都叹气了:“这要怎么样才能过去?”

戈登纠正道:“还没一公里,大约九百米。”

一公里和九百米此时有区别吗,反正一样都过不去。到哪里去找下去的路,然后走过去后再爬上去。

鲁道夫在旁边捡了一块稍微大点,大约有脸盆一般大小的石头,抛了下去。石头直线落下,大家等了半天,都没听到下面的动静。

“这要多深呀?”雷格尔叫了起来。

鲁道夫回答道:“可能直接掉到地心,碰到岩浆融化了。要么就是实在太深,声音不够响,不足以传上来。”

程千寻还有另一种答案:“或者直接到了另一个虚幻空间去了。”

这下应该怎么办?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鲁道夫回想了一下:“那个水晶球应该提示了什么。。。”

“后面好象是一跳一跳的。”雷格尔也记得,实在是太印象深刻了。很多人都会做跳跃和飞翔的梦,这个水晶球好似将这种梦显现了出来。

斯内德微微皱眉想着:“如果这里是梦境世界,那么。。。”

程千寻一下就明白了:“如果是梦境,那么只要是自己想要做的,就一定能做到。”

“是吗?”雷格尔转过了身,背对着深谷,往前方凝神。大家就都看着他,过了许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转过身,很认真的道:“我想飞起来。”

事实就是,没有飞起来,还站在原地,象尿不出来的表情。

“不应该这样呀。”看着很远的深谷另一端,程千寻开动脑筋思考了起来,如果是梦境,那么在梦里可以做任何事情,如同拥有了法力。但在这里,他们一直是被动的,没有能力切换场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能力改变现状。

“快看那里!”鲁道夫手指着一处。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望了过去,在深谷对面的悬崖,隐隐约约有几个字,那是英文字母。

戈登慢慢地拼了出来:“跳,应该是跳。”

跳,意思是让他们跳吗?水星球也显示跳跃。。。好吧,那就跳。可下面可是万丈悬崖,有可能不止万丈,跳下去就有可能死。但不试试,就会陷入僵局,永远也突破不了目前的困境。

她才一动,斯内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要跳一起跳。”

“对,要死一起死。”鲁道夫左右看了看大家:“既然已经提示我们跳,那么就不应该是误导我们。”

雷格尔也抱着比较乐观的态度:“刚才我只是想飞,而不是跳。我做梦的时候,有时想到什么,就会发生什么。”

“那就一起跳。”斯内德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举起:“这个还空着。”

这只手很快地就被鲁道夫握住了:“我就吃亏点吧,程还空着一只手。”

雷格尔和戈登顿时就明白了什么,戈登速度快,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雷格尔气鼓鼓地道:“我才不握着你的手。”他走到鲁道夫身边。

鲁道夫叹了口气,举起了手:“好吧,我继续吃亏点。”

大家都笑了起来,在国外很多观念和国内不同的,异性之间握手、勾肩搭背视为很正常的事情,但同性之间就会认为这两个可能是出柜人员。

“好吧,大家都脑子排空,想着跳起来,就跟水晶球里看到的一样,然后数到三后一起跳。”戈登喊着:“一、二、三、跳!”

五个人同时一起跳了起来,一跃而起后猛然就跳到了云层了上面。

“噢,天啊~”雷格尔顿时大叫了起来,这一跳,眼前猛然一晃,所有场景飞快地往下落,就象是宇宙飞船发射时装在船体外的摄像设备所录制出来的景象、或者说更快,是放快了的。从地面一下就跳到了云层上方,脚底全部都是灰蒙蒙的云层,但头顶并不是蓝天太阳,还是灰蒙蒙的厚厚一层云。

“啊~”在几乎所有人的一声拉长的惊叫声中,往下掉了,速度依旧非常的快,比跳伞运动员从半空下降的速度还要快。

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一定会摔成个稀巴烂,可所有人稳稳地、轻轻地落在了地上,一下落在了沙漠中。

果然能跳,就听到鲁道夫大声喊着:“别停,再跳,跳!”

所有人立即又跳了起来,既然水晶球里显示的是不停的跳,那么他们也应该不停地跳。又一次的高高跃起,跳到了云层上面。

在短时间的停顿间隙时间,斯内德兴奋不已地大声叫:“好刺激,啊~”又掉下去了。

确实刺激,梦中的这种跳跃,在清醒的时候感受到了。虽然高高跃起、又从高空落下,但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风吹过,如果是现实世界,高速会让身上衣服全部吹裂,所以很多高空坠机事故中,从飞机断裂处抛出的乘客尸体都是光着的。那么这里就不是现实世界,或者说,这层的场景确实是梦境,有着梦境中的场景。

“啊~,噢~。。。”就在一跃一跳中,大家大声地发泄着这种刺激所带来了快乐。没有任何危险地超高跳跃,落在各个地方,平原、丘陵、古迹、城市、海滩。。。虽然脚底不疼,但和真实梦境一样,随着每次的跳起,心都会有点发慌,好似跟着一起跳,一下提到嗓子口,一下又重重地落了下来。

这个世界大约和地球一样是圆形的,当他们连跳了十几下,落在了不同地方又跳起,最后落在了出发的小镇上。小镇依旧是原来的样子,长长的街,有亡灵飘来荡去的。

“噢呼~”雷格尔发出了一声激动地感慨,手拍着胸口:“我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我也是。”她也同样的感觉,此时大家的呼吸都是非常快的,哪怕最冷静的鲁道夫也是如此。

鲁道夫喘着气道:“其实做这样跳跃和飞行的梦,而且心跳得快、发虚,证明心脏虚弱。”

“发虚就发虚,我还是想再做一次这样的梦,实在太爽了。”雷格尔的话也是大家所想的,这种刺激比最厉害的魔鬼云霄飞车还要爽,肯能还要安全吧。

但接下去应该做什么了,他们过来的目地不是来玩超人跳跃的。

侧头看过去,落下的地方对面还是那家店。于是大家决定再进去,既然里面有提示,那么可能会再提示他们。

打开了门,走了进去,依旧还是原来的样子,墙上还在走的钟,滴滴答答响着。斯内德喊了一声:“有人吗?我们又来了。”

但没有人回应,鲁道夫已经开始在店里转了起来。戈登也会意,开始到处查看:“可能这里的人反应都慢,我们先自己看起来。”

这个店里小东西特别的多,她走到刚才的水晶球那里,此时水晶球透明如初,伸出手想碰,但是到最后还是放弃了,转而再去看其他的。不光是水晶球,还有很多巫蛊用的,星象图、发毒咒的娃娃,娃娃身上还插着几根针、说不出什么动物的风干爪子。。。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墙上。

墙上挂着好多钟和油画,毕竟是西方的天界,所以场景都是西方人潜意识的设定,否则墙上应该挂着的画可能是水墨山水画。。。看到了一个很特别的钟,是一个扭曲变形的钟。

类似那个叫什么达利画的,如同融化了的圆形白色地盘、黑色指针,此时墙上挂了一个,还有一个好似软哒哒地耷拉在墙角的柜子边角上。她走了过去,用手指捅了捅,好似融化的钟确是硬邦邦的,大约故意做成这样的吧。

挺好玩的,她正想走开,没想到挂在柜子边上的钟开始蠕动起来。。。没错,是蠕动,就象是圆形虫般,弯曲的一半抬了起来、就象是抬头,不光抬头,还扭头。

“斯内德。。。”她紧张地叫了一声,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奇怪开始动的钟。

其他队友发觉不对,都赶了过来,站在了她身边。而那钟就抬着原本耷拉下来的一半,还前段相互折叠呈尖角,象是尖嘴般左右来回对着他们。。。

“这是什么,要不要过去把它拍扁了?”雷格尔轻声道,还尽量轻手轻脚地抄起了最旁边一个台灯。

“慢着,再看看。”戈登拦住了雷格尔进一步想去砸这个奇怪钟的行动。

钟抬着尖嘴“看完”所有人后,晃了晃后,“啪嗒”掉在了地上。大家的目光也随着一起落下,集中在了“钟”上面。。。不对是“纸”上面。

原本的钟,掉在了地上后,一下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

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这里没有风,可纸却飞了起来,飘飘忽忽地飞起来,在半空打了一个圈后,直接飞向了戈登那里。

戈登想都没想的一把就抓住了纸,他看了看:“上面有字。”

鲁道夫眼睛瞟了一眼后就往外走:“先出去再说。”

大家走了出去后,雷格尔回头看了看:“我们就这样带走了?”

“是呀,难道还要问一声,是不是能拿走?”斯内德反问。

“万一再变回钟呢?”雷格尔还在看着,生怕刚才那个穿着黑色大礼服的店员会追出来。

“可我怎么看也是纸。”斯内德道。而且这种纸,a4的,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如果卖,上面有字的a4纸,一分钱大约都卖不掉。而且在梦里,买东西时有几个人是付钱的?大多数都是梦见买,逛商场,梦见掏钱买下东西的不多吧。

“上面写着东西很有意思。”戈登还在看着。

“能不能低点?”鲁道夫将戈登拿着纸的手往下拉了点:“是英语书写的。”

“读出来让我听听呀。”程千寻感觉到不懂英语就是吃亏。哪怕天界那么照顾他们,没用希伯来语、古拉丁语,用了通用的英语,她依旧还是不懂。总不能让天界再翻译成中文吧?

这张纸介绍梦境的种类,第一重,由于“虚无态”处于基础状态,并且形成一种无法穿过的场景。

第二重,场景更加丰富,梦境与现实的不吻合细节将被忽略,并有预知在此产生。

第三重,与现实可能依旧相同,但也可能完全不同的场景,噩梦、美梦都由此产生。。。

“。。。如深陷无法自拔,则在梦中过世。”戈登看着纸读了出来:“最后一重,突破梦境。。。靠非凡的毅力或者梦境之果。”

他抬起了头:“没有了。”

“就这些,没有说梦境之果在哪里吗?”雷格尔急了,最关键的梦境之果没有说。

他伸出了手:“让我看看。”但当他手刚接触到纸时,纸突然华为了一撮灰烬,黑色的灰掉在地上,随后慢慢地消失了。

“没了就没了吧。”反正都已经知道上面写着什么了,并且内容并不多,用不到鲁道夫,大家都已经全部记住了。斯内德环顾了大家:“那么现在分析一下,我们到底在第几重。”

应该在第二重,这里有提示他们的,戈登碰到的队友亡灵、也用扭头提示他们应该去那家奇怪的店。既然纸上说是有预知产生,那么这里就是第二重。

“还是不知道梦境之果在什么地方。”雷格尔嘀咕了一句。

“自然在梦境之树上面。”斯内德戏谑了一句:“难道象萝卜土豆一样,还长在地底下?”

大家都在水晶球里,看到了一棵参天的大树,黑漆漆的,很是繁茂,果子应该就长在树上面吧,否则要长那么大棵干什么。

“那么树在什么地方?”雷格尔又问。

在一旁的鲁道夫道:“我好象知道了在什么地方了。”

鲁道夫是背对着大家的,于是大家都转身,顺着他目光对着的方向看过去。(未完待续。)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电话预约
蒙城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最好银屑病医院
上海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白癜风如何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