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二百六十章 调制

2019-12-04 23:30: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二百六十章 调制

“什么!刘璃你已经四阶了!?怎么会这么快的?”自告奋勇要亲自带刘璃前往中级炼金室的佐恩惊呼出声。作为法术交流会的参与者,佐恩的天赋绝对不差,而且交流会中他也收获颇丰,顺利从当初的二阶中级晋升到了如今的二阶高级,但他这一个等级的提升与刘璃跨阶位的晋升相比,还是差了太多。

刘璃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佐恩本是一名充满学者气息的施法者,流露着浓浓的书卷气息,现在忽然展现出这一副狂热崇拜的样子,让刘璃很不适应。

“那个……佐恩你不要这样,说起来你比我大好几岁呢,而且这炼金工坊又是你家的产业,被人看到你这样子多不好……”刘璃有点扛不住佐恩那热切的目光,不由低声提醒。

“啊哈哈,抱歉,有些失态了。”佐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的做法有些欠妥,“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情,迫切需要尽快晋升到中阶,倒是让你看笑话了。”

“唔,不如我加工这件储法物品的时候,你也在一旁看看吧,能领悟到什么就看你的运气了。”刘璃倒不是故意用这种仿佛前辈一般的语气说话,只是受到世界意志影响这么多年,老成持重与少年心性两种品质同时潜藏在他心里。刚刚被佐恩那一顿称赞导致现在少年心性占据上风,他……有点飘。

“哈,你这说话的语气简直跟我的老师似的。”调整好情绪的佐恩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好笑地看着身边这个比自己还小上几岁的年轻天才故作老成的样子——刘璃的相貌和他刚刚说话的语气违和感太强,让他差点笑出声来。

“咳……那个,不好意思。”刘璃知道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却并不打算做出改变。与世界意志对抗这种事情兰朵莉雅做过,刘璃可不想自己变得像老师一样时不时发疯一下。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对自己的状态并不抵触,甚至还觉得这是一份新奇的体验。刘璃不确定这种“新奇感”是否也是世界意志影响的结果,却也没有打算深究。

刘璃之所以建议佐恩看看自己加工宝石的全过程,也只是想帮帮这个让他感观不错的小哥。再说不管是炼金室还是元素素材,因为佐恩的关系,工坊都是免费提供的,其中一些甚至只有在四阶独行魔兽身上才能找到,价值不菲。等价交换的原则在施法者中还是比较盛行的,刘璃不可能没有丝毫表示。

“风王之瞳”法阵的绘制原理并不涉及刘璃这一脉法术学派最根本的冥想法,却也是埃克斯多年研究的精华,其中很多法阵的绘制在正统阵法学大师看来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离经叛道,但不能否认的是,这种法阵更方便施法者探索元素的本质。

“……合适吗?”佐恩的语气变得严肃,他知道刘璃的提议意味着什么。他也有自己的师承,自然清楚某些秘法对于施法者来说是类似不传之秘的知识,其中以独特的冥想法居多,但也不乏涉及阵法学或炼金术之类的“偏门”。

“嘛,放心吧,没什么不合适的。”奥德大陆的施法者对待“知识”的态度,在刘璃看来还是很开明的,就算是一些“不传之秘”——比如刘璃自己这一脉的施法者修习的那种独特的冥想法——都在“天空之塔”那样的中立组织里留有记录,只是有资格查阅这份记录的人绝对不多就是了。

——

说是观摩,但刘璃并没有允许佐恩靠近炼金台,只是让他呆在房间的角落放开精神力,感知空间中元素流动的变化。家里就是经营炼金工坊的佐恩知道规矩,对刘璃的安排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刘璃满意地点了点头,暗赞佐恩安排得够周到,不仅所有素材都是品质上佳,前期处理也都一步到位,除了极个别要求比较特殊的,他都可以直接取用,不需要自己进行加工。

刘璃真正想展现给佐恩的,是自己的蓝色符文。刘璃在一个多月前曾隐晦地向太古黑龙之王询问过这个问题——是否可以将自己凝聚的符文传授给其他人。克罗希司对此并未反对,却也提出了对应的条件——不能将符文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传授给高阶以上的施法者。虽然刘璃不清楚太古黑龙之王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意欲为何,却也没有打算忤逆这位此世间最强大的存在。

“佐恩,将精神力集中在炼金台这里,然后仔细感知。”将所有素材加工到可以立即取用的状态,刘璃这才抽空知会一声,接下来一段时间,直到宝石调制完成,他将再没有机会分出一丝一毫的精力。

淡蓝色的辉光充斥着整个炼金室,最终于刘璃面前的半空中凝聚成了他的那枚专属符文。从符文中散逸出的元素不仅浸润了那枚需要加工的宝石,连那些经过前期处理的素材也无一遗漏。

刘璃对元素的精细操控目前还不能与高阶的埃克斯媲美,正常情况下还达不到完美加工宝石的最低要求。但他也有取巧的办法,从符文中散逸出的元素完全属于施法者本人,也只有这些能操控得如臂使指的元素才能助他完成调制宝石的工作。

不过也正因如此,刘璃才得以将符文的秘密完全展现在旁观者眼前。虽然以佐恩初阶的精神力,近距离感知符文的奥秘之后难免要大病一场,但只要能领悟其中的十分之一,至少晋升高阶之前的道路是畅通无阻了。

现在刘璃可没有余力去在意佐恩的状态。随着符文的展现,经过前期处理的元素素材逐一从炼金台上飘起,符文中散逸出的元素冲刷之下,提炼出一团团颜色深浅不一的蓝色液滴。

这些液滴就是刘璃在宝石上刻绘法阵的“颜料”,他的精神力则是执笔之手,而那支笔,正是悬于半空的专属符文。

说是绘制法阵,但刘璃对宝石的加工,并不是将法阵“画”上去那么简单,当然也不是粗暴的铭刻,而是要在不破坏宝石结构的前提下,将法阵打入到宝石内部,使之顺利运行。宝石之中本就蕴含着巨量难以引导和操控的蓝色元素,刘璃要做的,就是通过法阵让这些元素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流动,达到改变宝石性质的目的。

随着精神力的调动,液滴在刘璃的操控下拉扯出一条条极细的丝线,肉眼几不可见,但在他“全知”状态的感知中,这些蓝色的线条却是那样明显。

刘璃从未试过在将精神力分成这么多股的情况下进行精细操控,若非元素素材淬炼出的液滴经过了专属符文的洗礼,他知道自己断无可能做到。

“风王之瞳”的调整,是刘璃自接触阵法学以来,学习到的最复杂的法阵。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教授妃莉学习魔法,不过经过了多年的研习,这早已变成了他自己的东西——他绘制的法阵与埃克斯创造的“原版”截然不同

,其中必然少不了兰朵莉雅创造的立体法阵的概念。

元素丝线在刘璃精妙的操控中编织成,乍一看眼花缭乱,却暗合元素本质的规则。这幅在刘璃的脑海中早就进行了无数次,也演化了无数次的构图,终于在今天变成了现实——当炼金台上所有素材淬炼出的元素液滴都消耗殆尽,元素络也终于编织成型。

“呼,下面,希望能成功吧。”玄奥的元素之最终缩成一团,与之前的元素液滴看起来别无二致,只是那体积绝非素材淬炼出液滴的融合。它就像一枚直径不过两、三毫米的蓝色水珠,悬于半空,在炼金台明亮的照明设施下闪耀出瑰丽的色彩。但在“全知”视界中,它的光芒几乎要闪瞎刘璃的眼睛。

轻吁了一口气,刘璃怀着忐忑的心情,看着水珠滴落在早已准备好的宝石之上——刘璃已经将能做的都做了,只是对这最后一步,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液滴坠落在宝石之上,没有受到丝毫阻碍,没入其中,于宝石内部扩散成一座繁复的法阵。

潜藏在宝石之内的巨量蓝色元素,在液滴与之融合的瞬间变得活跃,虽然依旧无法引导出宝石之外,却再也不是之前一片混沌的状态,而是沿着刘璃绘制的法阵流动起来。

……

“呼,运气不错。”看到法阵运行无碍,刘璃重重地舒了口气,悬着的心也落回了原位。

这是一次冒险的尝试,刘璃对架设法阵有足够的信心,但最终的融合却得归于命运的眷顾——如果法阵无法正确引导宝石中的蓝色元素,那些变得活跃的元素有超过八成可能要毁了这件难得的奇物。

但这同样也是难得的经验,如此繁复的法阵最终绘制成功,给了刘璃充足的信心,同时让他确定了一件事——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四阶高级的水准,只要按部就班地进行冥想修炼,高阶对他来说,指日可待。

“佐恩,你怎么样了?”缓慢地挪动到佐恩身边,刘璃轻轻摇了摇这个满身书卷气息的初阶施法者。

佐恩并没有回应刘璃,这位小哥目光呆滞,显然还沉浸在之前感知到的元素演化之中。刘璃感觉有些难办,他不知道若是现在叫人过来,把这位呆掉的小哥抬出去,会不会被人误以为自己对他做了些什么。

“呼……刘璃,我觉得这次被你坑了。”佐恩并没有让刘璃等待太久,只过了十余分钟就回过神来。他之所以迫切地想要提升实力,是为了年末的考试中,在心仪的姑娘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佐恩知道,刘璃送给他的这次机遇,会让他的未来一片光明,但考试之前能不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他对此不抱任何希望。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希爱力治疗术后ED安全吗
小孩夜里咳嗽厉害妙招
胸闷心慌该怎么缓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