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文学需要戏曲音韵的启蒙

2020-09-14 04:5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学需要戏曲音韵的启蒙 最近,参加在中国音乐学院举办的第三届北京传统音乐节,看了来自各地的20多种地方戏曲,很有感触。有些地方剧种我第一次看到,比如浙江婺剧、湖北汉剧以及晋剧、湘剧等,都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这届音乐节,有意思的是作曲家瞿小松主持的一个跨界论坛,邀请了作曲家和作家刘索拉、舞蹈家高艳津子、作家余华、哲学家何光沪等,让大家从文化角度来与戏曲对话,这应当说是音乐节的一个学术亮点。在跨界论坛上,我也作了主题发言,谈的是当代文学需要戏曲音韵的重新启蒙。 应当说,这是从多年文学写作中,获得的一个强烈感受。中国文化从《诗经》后有一个传统,认为文学与音乐是一对双胞胎,也就是过去常说的文乐一体。《尚书》有一句话,可看作中国传统文学和音乐的共同宪法,朱自清将它称为中国诗论的开山纲领: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这里的永,就是咏唱、吟咏的意思,可见诗歌也好,音乐也好,咏都是一个核心。所以,《礼记》中说: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诗经》的《毛诗序》也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谈的是诗、乐、舞的三位一体。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诗乐的关系极为密切,语言之声是音乐最基本的创作元素。俗话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这里的丝竹指的就是弦乐器和竹管乐器,认为它们的声音不如人的肉声。所以,在中国文化中,音乐总是效仿人声,并非人声效仿音乐。由于汉字是表意文字,音韵构成非常复杂,有四个声调,一些方言甚至有七八个声调之多。这种独特的发声方式,不仅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韵律,也使它呈现的音乐性与西方语言差别极大。这种情况,在中国传统戏曲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因各地方言的音调与韵律的不同,各地的戏曲形成了不同的声腔和曲调,这也是中国有三百多个地方剧种的主要原因。 戏曲音韵学研支架游泳池厂家究的是汉字的语音,目的是寻找汉字在文学和音乐中的声音之美和规律,以便最快捷地解决音乐与字音的关系。古人关于戏曲音韵的著作很多,比较著名的有元代的《中原音韵》、明代的《洪武正韵》、清代的《韵学骊珠》等,都是学习戏曲音韵必读的典籍。只是随现代学术的建立,音韵学尤其关于戏曲的音韵学,竟成了一门绝学。即便是研究音韵学,也多以历史语言为对象,对现代汉语音韵体系的建立和音韵之美的发现,几乎毫无建树。 今天回头看五四的白话文运动,它既对文学语言完成了精神启蒙,但同时也是对汉语声音的忽视和遮蔽。现代文学语言在声音上是完全零乱的,这从当代作家的文学创作中,就可以感受到。在我的阅读经验中,主动从戏曲中发掘汉语声音之美,当代有两个作家,一个是刘索拉,一个是莫言。刘索拉因本身是一个音乐家,对汉语声音有天然的敏感,她的小说《女贞汤》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对各个时代语言声音的模仿。小说横跨四千年,其中既有山海经的声音,有明清白话的声音,更有戏曲、诗歌、民谣的声音。可以说,这是中国汉语的各时代声音的一个样本。而莫言的小说《檀香刑》,模仿的则是山东高密的民间戏曲猫腔,从小说的章节名字,就可看出他对声音的在意:眉娘浪语、赵甲狂言、小甲傻话、钱要恨声、赵甲道白、小甲放歌、知县绝唱等。 上世纪中叶以来,白话文几乎失去了和古汉语音韵之间的所有联系。现代汉语的粗陋主要就体现在它的声音上,这已成为这60多年来,留给作家最痛苦的文化遗产。这种语言的粗陋,不仅使现代文学远离了玻璃棉价格声音之美,也使现代文学成为一种反声音的案头文学,蕴藏在中国古诗和戏曲中的汉语声音美学,完全被颠覆了。 如果追根溯源,电影电视剧对方言的禁用,也是原因之一。过去中国戏曲的发达,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方言的运用。此外,方言蕴藏了大量民间智慧,语言之美只有从生活中能得到更真实的发现。可以说,现代汉语如能源管理系统何重新获得声音之美,已成为当代作家共同面对的一个课题。(叶匡政)
德州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德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德州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德州白癜风专科
分享到: